天奇彩票

山西省晋绥文化天奇彩票发展基金会
当前位置: 天奇彩票 » 难忘晋绥 » 晋绥娃 »

《留住母亲》

发布日期:2019-05-10 15:01    来源:简书    作者:尹西林
    我在想,母亲节能为已逝的妈妈做点什么呢?幸好六年前我的《留住母亲》一文被中国艺术报在当年母亲节专刊发表。
《留住母亲》
    母亲是个心灵手巧的女人。亲友们说参加革命前,她已是县城里的女红好手。许多姑娘求她缝做嫁衣,新娘子们以能穿上母亲缝制的婚袍作为十分幸运的事。
母亲的缝衣手艺杰作
    她们把母亲的手艺归结于长着一双美丽的手。打小我就依恋她的手。母亲手指纤若削葱,美丽非常。手背上还刺有一朵纽扣大小的梅花,我特喜欢,常常用我自己的小手抚摸它。还不厌其烦的追问纹花来历。母亲说,它是三岁时姥爷用针刺的。“疼吗?”“那会儿小,妈早忘了。”说到用针刺花,认定妈妈一定很痛,所以十分怨恨姥爷!
    1998年年前那个寒冬之夜,83岁的母亲因脑梗塞住院抢救。离世前一天晚上是我守护她的。那时她已毫无意识了,只有一丝微微的气息。深夜了,我站在床头,弯下身子闭着眼轻轻地与母亲的脸贴脸,因为今后再没亲近她老人家的机会了,那一刻我努力回忆着儿时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故事:我生病时,母亲在昏暗的油灯下哼着儿歌,用她那美丽的手挑着油灯的灯芯为我烧熬糖水的旧景。抗日战争艰苦的岁月,母亲组织农村妇女拥军支前,经她那双美巧的手纳制的军鞋和纺织出来的土布被选为标准样品在妇女们中间推广,这些佳话至今在家乡传颂着。
    母亲(中间坐地戴帽者)创办的根据地织布厂(我头戴小黑帽,坐在母亲左边城砖上,津津有味地吮着手指)。
    病房床头氧气装置咕咕噜噜的单调地响着,为她掖被子时,发现母亲胯部露出严重的褥疮,粉红色的肉沁着鲜血,我的心疼的如同刀剜,可她却毫无一丝知觉。我急忙拉过被角把它盖严,禁不住鼻子一酸,大颗热泪滴落在母亲的手背上,湿润着她手背上青色的纹花。我抽泣浑身颤抖着,双手捧起母亲的手,细细端详着,妈的手是那么美丽,可谁知来日这双美丽的手将该如何?
    一急之下,我拉过方凳坐下,从包里取出指甲钳,轻轻的为她剪指甲。这是儿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孕育和生养自己的母亲修剪指甲,那时,我真真责备自己不是个好儿子,妈妈似乎动了一下,像是在幸福的笑着,一片片美玉般的指甲散落在床单上。我把它们一个一个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包在纸里,揣放在衬衣口袋里,有了它们,我一点也不觉得严冬的寒冷。
    12月24日上午,母亲走了,但它那不死灭的生命物质--手指甲,却被我及时保存下来。母亲走了,可她那双美巧的手照旧能够时时佑护和温暖着自己的儿子。
 
    本站编辑:杜瑞